書卷多情似故人
來源:中鐵城建北京工程公司  時間:2016-06-27  點擊量:   
【字體:

王曉莉工作照


王曉莉生活照
 
      “書卷多情似故人,晨昏憂樂每相親。眼前直下三千字,胸次全無一點塵。”我是一個俗人,至今仍不能達到與書本“晨昏憂樂每相親”的境界,甚至站不到“愛書之人”的隊列中,但我喜歡看書,看到忘情處,也會哈哈大笑,偶爾痛苦流涕;每每結束,便有曲終人散的悵然之感。書于我而言,有時候,是五彩繽紛的萬花筒,滿足我隨著年齡增長而不斷增長的好奇心;有時候,就像史鐵生先生的“地壇”,走進它,只為著它是“可以逃避一個世界的另一個世界”;有時候,它里頭住著無言的導師、貼心的知己,他們跨越時空、種族、語言的距離,給我寬慰、力量、勇氣與忠告。
      小時候生活在偏僻的小山村,能讀到文學作品真是一件奢侈的事,不知出于什么理由,老師和家長仿佛視“課外書”為洪水猛獸,將其與異性接觸均劃到了“不許”的禁區之內。古人云,書非借不能讀也。那時候,甚至借都借不到書,我的啟蒙讀物是“偷”著讀的。也許我爸至今都不知道,他那古老的書箱里為數不多的泛黃的《小說月報》、讀書筆記,早就被翻了無數遍;他每天晚上用來催眠的枕邊書每一頁都是我的指紋。我在爸爸白天離開時,小心翼翼地拿起他倒扣的書,記住頁碼,趴在炕頭一趴幾個小時,聽到他走近的聲音便用最快的速度還原書原來的樣子。就這樣,卻也享受到了難以言說的偷讀之樂,對《水滸傳》、《穆斯林的葬禮》、《家》印象尤為深刻。精彩的故事、不同的風土人情深深吸引著我,懵懂之中,被書中人感動,也為舊時代女性的命運而悲傷;體會到戰爭的殘酷,也憧憬愛情的美好;知道了遙遠的北京有個魅力燕園,也從那以后開始編織我的大學夢、遠方夢。
      “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這是去年風靡一時的網絡流行語。從出生到大學畢業,我都是坐在井底觀天。從書里,電視里,早就知道了井外有個廣闊天地,但讓我沮喪的是我到過最遠的地方竟然是省城。雖沒有讀萬卷書,但這并不影響行萬里路啊,那個時候的我,全身每一個細胞都叛逆,都想要跳出井底去看世界。所以,一個沖動跳出象牙塔,一個行李箱,孤身一人在荊楚大地上一個小角落開啟了我的自立生活。舉目無親,周圍全是聽不懂的方言,開口便招來老鄉異樣的眼光,我之前在腦中描繪的種種未來工作和生活的場景都沒有出現。那時的我,會因突然的停電而驚慌失措,為同事的一句“背井離鄉”而眼淚盈眶,一個人龜縮在宿舍不知如何與人交流。第一次,明白了理想與現實的差距,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無助。就是在那段時間,讀了張愛玲與三毛的幾乎所有作品。其實故事都不長,但我反復看了很久。她們原本不同,一個天性浪漫,行走于沙漠中;一個世故練達,冷眼旁觀都市男女的愛情婚姻與生活。但她們又有所相同,都有著寂寥而淡泊的靈魂;她們筆下的自己和女性形象,或飽滿熱情自由灑脫,或世故恐慌命途多舛,但都活得本真、與生活抗爭,不論結局如何,都閃耀著生命最亮眼的光芒。三毛說她第一次見著撒哈拉,像見到久違的故鄉。我想,只要心有歸屬,處處是故鄉。那之后我將自己的網名改成了“在沙漠里微笑”,微笑著,破繭成蝶。
      魯迅先生說《紅樓夢》:“單是命意,就因讀者的眼光而有種種:經學家看見《易》,道學家看見淫,才子看見纏綿,革命家看見排滿,流言家看見宮闈秘事。”不同的人讀同一部作品,會有不同的理解與感受;同一個人在不同的時期讀同一部作品,因閱歷增加、身份改變,也會抓住不同的內容與角度,有不同的感觸。經典作品常讀常新,比如《燦爛千陽》,第一次接觸它,是3年前一個周末的午后,家人出差,我一個人享受獨處,廢寢忘食一口氣讀完的。我清楚記得讀到“那兒是一片干旱貧瘠的土地,沒有希望,也沒有哀傷;沒有夢想,也沒有幻滅。那兒無所謂未來。那兒的過去只留下這個教訓:愛是使人遍體鱗傷的錯誤,而它的幫兇,希望,則是令人悔恨莫及的幻想。無論什么時候,若這一對劇毒的兩生花開始在那片干涸的土地上生長出來,瑪麗雅姆就會將它們連根拔除”時,忍不住眼淚滂沱,心抽搐著疼。我悲于時代與戰爭的殘酷,驚愕于阿富汗舊家族制度對女性的壓迫,哀嘆瑪麗雅姆的出身與命運悲劇,被她與萊拉在水火不容的悲忍后締結的相濡以沫的情誼深深打動。聯想到文人筆下中國舊時代的女性,究竟是什么樣的耐力與意志,讓她們瘦弱的身體忍受那么多的苦難。是希望,是愛,瑪麗亞姆最終沒有連根拔除這一對劇毒的兩生花,她選擇為愛犧牲自己。我不相信她僅是虛構的角色,她也不是唯一,這世上有許許多多如她一樣的女性,普通而偉大,她們以不同的方式活著,不放棄生的希望,也給他人希望。再讀《燦爛千陽》,我已成為一個母親,滿身滿心的舐犢情深。我仿佛親眼所見每到星期四就心神不寧、把跟父親的見面看成神圣儀式的小小“哈拉米”;看到她母親加于不諳世事的女兒之上的仇恨與悲憤的灌輸以及犧牲;看到瑪麗婭姆知道父親迫于世俗壓力故意將她拒之門外不敢相認后的絕望;看到她親眼所見母親死亡場景后對生活僅有的美好期待的幻滅;看到她被雙親拋棄的孤獨與逆來順受、自生自滅。不幸福的母親不可能帶給孩子幸福,這與其說是教導,不如說是詛咒,這是瑪麗亞姆悲劇人生的根源。我忽然很慶幸自己出生在中國,生在這個時代,很慶幸自己現在擁有的生活。這本書不僅讓我了解了另一個國度的人們的生活,更讓我思考自省,如何去做一個好母親。當然不止這些。
       史鐵生說:要是有些事我沒說,地壇,你別以為是我忘了,我什么也沒忘,但是有些事只適合收藏。不能說,也不能想,卻又不能忘。它們不能變成語言,它們無法變成語言。地壇已如故人般,刻在他的生命里,書亦是,它帶給你的,更多的是無法言說的見識與思想,都是人生最寶貴的財富。
      書卷多情似故人,與“故人”交流,樂在其中,我為自己還偶爾能與如故人般的書本相親相知而歡喜。
 
公司機關 王曉莉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草莓黄视频_草莓黄视频下载_草莓黄污视频_草莓旧版软件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