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中國農村的傳奇史詩―讀陳忠實先生的長篇小說《白鹿原》
來源:北京工程有限公司  時間:2014-10-13  點擊量:   
【字體:
     陜西作家陳忠實先生的長篇小說《白鹿原》,是一部渭河平原50年變遷的雄奇史詩,一軸中國農村斑斕多彩,觸目驚心的長幅畫卷。全書描寫了一個原,兩個家族,三代人的命運,熔歷史風云,男女風月,文化興替于一爐,表現了清末民初到新中國成立后近五十年的血淋淋的歷史進程,展示了中華民族的生存狀態,文化變遷,它以浩瀚,深厚、大氣、詩意成為二十世紀中國家族小說的巔峰之作。  
    《白鹿原》在藝術上吸取了拉丁美洲魔幻現實主義表現手法,把敘事的焦點始終對準白鹿原這塊西北黃土地上的文化狀態和文化沖突,突出地描繪了文化沖突所激起的人性沖突,無論是描繪白、鹿兩姓的宗法關系和沖突,還是敘述白、鹿兩家年輕一代的生死、愛情、出走、回歸,作者都著力于揭示歷史生活形態后面所隱藏的文化因素,將家族作為民族文化的聚焦點,借白、鹿家族的興衰變遷,去探索民族生存發展的文化隱秘。這就使《白鹿原》的主題超越了一般的政治、階級、社會、歷史的層面,而通過諸如出走與回歸、繁衍與毀滅、腐朽與再生、必然與偶然、機遇與宿命等的描寫,將主題提升到生命哲學、文化哲學的高度。
    《白鹿原》從文化人格的角度,塑造了一批經歷獨特、性格鮮明、思想行為驚心動魄的人物形象,構建起了白鹿原文化關系變遷網。
     首先給我留下最深印象的是那個急公好義的鄉村領袖、封建家族的族長白嘉軒。他有剛毅的意志。他的一生可謂多災多難,不僅同整個白鹿原上的廣大群眾一樣經歷里了兵災、匪禍、饑謹、瘟疫,而且本人年輕時在婚姻上就遭到六娶六喪的嚴重挫折,中年以后更經歷了長子白孝文的墮落,愛女白靈的背叛,賢妻吳仙草的暴死,以及自己被土匪打折腰桿等沉重打擊。他腰雖然彎,但頭仍然昂著。表現了他剛毅堅韌的精神。他有著慎獨的品行。慎獨是儒家的重要思想,也就是一個人獨處時,都應該嚴格要求自己。白嘉軒雖然沒有受過系統的儒家教育,但對儒家文化中“修身為本”的精義能心領神會和身體力行,堅持耕讀傳家。他有仁義的精神。如對長工鹿三。但是也有殘忍的習性,在其宗族范圍內,一旦有誰觸犯了儒家禮義和族規鄉約,他就顯得刻薄寡恩,心冷手硬。甚至是對他的親生兒子,他也決不手軟,嚴施酷刑,顯示出其殘忍的一面。
     白靈與兆海最初相戀,都是滿腔熱忱的愛國少年,都急于報效祖國,因而擲硬幣選擇分別加入國共兩黨。然而世事難料,他們對待黨的了解和認識發生分歧,黨派政治干預進他們的感情生活,即便情感被政治思想所阻礙。就像硬幣的正反面永遠存在,他們兩個的對立也永遠存在,他們的感情終不能有結果。百靈和鹿兆鵬才是真正的白鹿精魂,他們相對于黑娃和白孝文來說是一種超越。他們二人有驚人的相似,同樣接受先進的教育有獨立的思想、同樣是新文化的代表。他們都不愿意遵守父母之命,鹿兆鵬不愿娶,白領不愿嫁,都選擇離家出走。他們身上洋溢著青春的熱情,流淌著叛逆的熱血。他們有百折不撓的勇氣,為后人闖出一條嶄新的道路。而令人惋惜的是,白領死在革命者的刀下,鹿兆鵬也在革命勝利后遠走他鄉,不知所終。這也許是作者要揭示的民族秘史,一種嶄新的思想形成要付出代價。
     書的開頭有巴爾扎克的一句話:“小說被認為是一個民族的秘史”。陳忠實以巴爾扎克這句名言做為小說的題記,表達出其創作這部長篇小說的宏愿與藝術追求。誠然,一個民族的許多秘密都在小說中佝僂著。它們太小了,卻又太重要了。就像書中的一樣,秘密無處不在。他隱藏在每一個角落,他隱藏在騾子的背上,隱藏在白家那個只進錢不出錢的盒子里,他隱藏在芰薺菜水飯里,隱藏在或是白趙氏或是鹿賀氏或是朱白氏忙碌的身影中,隱藏在木桌上的羊肉泡饃里,也隱藏在長工們的老繭和豐收時的麥浪里,更隱藏在跳躍在原上的白鹿中。
                           
公司工會   盧硯青)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草莓黄视频_草莓黄视频下载_草莓黄污视频_草莓旧版软件app